下载天津11选5走势图|天津11选5的012路
網站建設中~
公司新聞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公司新聞 > 行業動態 > 詳情
行業動態

豌豆在畜禽飼料中的應用

發布時間:2014-10-24 15:00:49瀏覽次數:

                                豌豆在畜禽飼料中的應用
    亓美玉1,2, 孫芳1 , 姚玉昌3, 王嘉博1, 劉利1, 趙曉川1, 唐曉東4
    (1.黑龍江省農業科學院畜牧研究所,黑龍江哈爾濱150086;2.黑龍江省農業科學院博士后科研工作站,黑龍江哈爾濱150086;3.東北農業大學動物科學技術學院,黑龍江哈爾濱150030;4.黑龍江省農業科學院,黑龍江哈爾濱150086)
    [摘要] 本文針對豌豆的營養價值及其在豬、牛、羊及家禽飼料中的應用研究進行了綜述。
    [關鍵詞] 豌豆;畜禽;飼料
    [中圖分類號] S816.4 [文獻標識碼] A [文章編號] 1004-3314(2014)01-0041-04
    豌豆(Pisum sativum L. )原產于亞洲西部及歐洲南部一帶, 現在世界上凡能種植小麥和大麥的地方,幾乎都有豌豆栽培。我國豌豆栽培面積和總產量分別占全世界的15.2%和13.8%, 僅次于加拿大,居世界第二位,主要種植地區包括秋播區云南、四川、江蘇及春播區甘肅、青海、陜西、寧夏及新疆等。近些年來,受各種因素影響,豆粕及玉米價格升幅較大,因此,人們在不斷嘗試尋找新的蛋白質及能量平衡的飼料資源。豌豆的能量蛋白質較平衡,而且具有較好的適口性,因此,其逐漸被應用在家畜飼料中。
    1· 豌豆的營養特性
    豌豆的營養價值隨品種以及種植地區的不同而有所不同,但總體而言,其營養價值較高。豌豆中粗蛋白質含量為15.5% ~ 39.7%, 其中限制性氨基酸———賴氨酸含量相對較高(1.6%),且消化率較高,其消化率與豆粕相近,但含硫氨基酸(蛋氨酸及半胱氨酸)及色氨酸含量低于豆粕。豌豆中淀粉含量為48% ~ 54%, 而消化能值從3420 ~3904 kcal/kg 干物質不等。另外,與大多數植物蛋白一樣, 豌豆中也含有一些抗營養因子, 如凝血素、蛋白酶抑制劑、單寧酸、皂素等,但豌豆中抗胰蛋白酶的濃度只有大豆的5% ~ 13% (Gatel,1994),因此,豌豆可被廣泛應用于各種畜禽飼料的生產加工中, 但當飼料中豌豆添加水平過高時也會對動物的生長性能產生負面影響(Stein 等,2010),尤其對幼齡動物。
    2 ·豌豆在畜禽飼料中的應用
    2.1 豌豆在豬飼料中的應用傳統的豬飼料以
    玉米及豆粕作為能量及蛋白質來源, 而豌豆的營養特點使其可替代日糧中的部分玉米及豆粕作為能量及蛋白質飼料原料。因此,近些年來,豌豆在豬飼料中的應用較為廣泛。賴氨酸是豬的第一限制性氨基酸,豌豆中富含賴氨酸,而且其中的賴氨酸具有較好的消化性,消化率與豆粕相似。但由于豌豆中含硫氨基酸及色氨酸含量相對較低,因此,在豬日糧中添加豌豆時需同時添加合成蛋氨酸及色氨酸以使飼料氨基酸達到平衡。
    生長及育肥豬對豌豆具有較好的耐受性,其營養物質對生長豬來說是高度可消化的。日糧中添加36%的生豌豆粉不會影響生長及育肥豬的生長性能(Stein 等,2004),而在氨基酸、礦物質及維生素配比平衡的前提下, 用豌豆粉或豌豆粕甚至可以替代生長育肥階段豬日糧中全部的豆粕而不會影響豬的生長性能及胴體組成(Newman 等,2011;Stein 等,2006)。豌豆也可用于母豬日糧,歐洲的研究數據表明, 可以在妊娠及泌乳期母豬日糧中添加高達20%的豌豆(Gatel 等,1987)。
    但由于豌豆蛋白的消化率略低于豆粕, 而且受豌豆中抗營養因子等的影響, 幼畜對豌豆蛋白的消化率較低。Le Gall 等(2007)研究發現,斷奶仔豬對豌豆凝集素及白蛋白的胃腸消化率較低。而口感微苦的皂素也被認為是降低仔豬采食量的原因(Heng 等,2006)。因此,仔豬日糧中豌豆的添加量不能過高。26 ~ 48 日齡仔豬日糧中添加10.5%的豌豆濃縮蛋白能夠降低仔豬的生長性能(Valencia 等,2008)。張啟俊(2009)研究表明,斷奶仔豬日糧中添加9.5%的豌豆(炒熟)對仔豬增重無負面影響。而Stein 等(2006)研究發現,向斷奶后3 ~ 6 周的仔豬日糧中添加18%的豌豆粉,對仔豬的生長性能未產生任何不良影響。在斷奶仔豬日糧中添加粉碎較細的豌豆淀粉可以很好地改善仔豬的生產性能(張喻,2011)。
    豌豆膨化處理能夠提高粗蛋白質、氨基酸、淀粉及能量的回腸表觀消化率(AID)以及能量的總表觀消化率。而75 ℃顆粒化豌豆對其營養物質和能量的AID 無影響,但能夠提高能量回腸總表觀消化率(Stein 和Bohlke,2007)。Nuria 和Bj覬rn(1997)研究發現,豌豆烘焙處理后能夠提高其回腸消化率,干物質及能量消化率也顯著提高,粗蛋白質的消化率也有增加趨勢。但在豬的飼養中,除仔豬外,其他階段豬均對豌豆具有較好的耐受性,因此,利用豌豆進行飼養的過程中,一般不對豌豆進行加熱或膨化處理。
    2.2 豌豆在牛飼料中的應用由于瘤胃能為反
    芻動物提供所需氨基酸, 豌豆的氨基酸對奶牛及肉牛來說并不是特別重要。因此,在牛日糧中各類營養物質及氨基酸進行平衡搭配后, 添加豌豆將不會對各項指標產生不利影響。與其他豆科植物一樣,豌豆蛋白具有高度可降解性,其中過瘤胃蛋白含量很低(22%)。但豌豆中緩慢降解蛋白的最初降解率遠低于豆粕, 這為瘤胃微生物的生長提供了一種可持續性釋放的氮源。豌豆淀粉降解率較低,高濃度日糧中,豌豆淀粉的瘤胃降解率與玉米相近,但遠低于小麥及大麥。當瘤胃pH 低于6時, 纖維消化率會降低, 并引起干物質攝入量減少、乳脂降低、消化紊亂。而豌豆的慢性降解蛋白能夠較好地控制反芻動物的瘤胃pH,尤其對飼喂大量谷物飼料的動物來說更為重要。因此, 在加拿大、美國等國家,奶牛及肉牛飼料中添加豌豆是相當普遍的。
    以15%的紫花豌豆替代對照組奶牛日糧中近45%的玉米及78%的豆粕,試驗發現,試驗組與對照組間干物質采食量(DMI)、乳產量、4%乳脂矯正乳產量和乳蛋白含量以及產量、乳中有效氮含量等均無顯著差異,因此,適量的紫花豌豆替代日糧豆粕和玉米飼喂高產奶牛是安全的, 并對乳產量和乳組成無顯著影響(Vander 等,2008)。但是,由于豌豆蛋白的降解率較高(約為78%),無法滿足高產奶牛及產奶高峰期奶牛對瘤胃非降解蛋白(RUP)的需求,因此,不能作為其日糧中唯一的蛋白補充原料。泌乳高峰期奶牛精料中添加25%的豌豆, 對高峰期的平均日產奶量及產奶持續時間并未產生任何影響, 但豌豆組的乳脂率比對照組略有升高(Corbett 等,1995),可能是由于添加豌豆使奶牛瘤胃中揮發性脂肪酸濃度升高的原因(Khorasani 等,2001)。研究表明,只有將飼料營養搭配平衡,而且提供足夠的過瘤胃蛋白, 高產奶牛精料中才可以限制性添加部分豌豆而對產奶性能不產生影響。相對高產奶牛及盛產期奶牛, 產奶早期及后期奶牛對豌豆有較好的適應性。在日均產奶量為22 kg/d的產奶后期奶牛日糧中, 甚至可以豌豆完全取代豆粕(Khorasani 等,1992)。
    在肉牛日糧中, 豌豆主要是作為能量飼料。Reed 等(2004)以0%、33%、67%、100%豌豆替代閹割肉牛生長期飼料中的玉米,結果表明,豌豆的添加對肉牛DMI、淀粉的全消化道消失率,有機物質(OM)、淀粉、中性洗滌纖維(NDF)、酸性洗滌纖維(ADF)的瘤胃消失率等均無影響, 而OM、N、NDF 及ADF 的全消化道消失率則呈線性升高,而且豌豆中的蛋白含量還能降低飼料中蛋白補充物質的添加,因此,豌豆是生長期肉牛日糧中玉米的適合替代物。在對1 歲育成母牛的研究中,以0%、10%、20%、30%的豌豆替代日糧中部分玉米及油菜籽粕,可能由于日糧凈能(NEg)隨豌豆添加比例的增加而升高,育成牛的DMI 隨豌豆添加比例的增加而降低,但對平均日增重(ADG)、肉料比(G/F)、屠宰熱胴體重(HCW)及眼肌面積無影響。而給初始體重分別為(433±19)kg 及(372.4±0.4)kg 的育肥閹割肉牛飼喂不同水平的豌豆日糧,對DMI、ADG、G/F、日糧NEg、HCW 及眼肌面積均未產生影響(Lardy 等,2009)。這表明,豌豆可在育成母牛及育肥牛日糧中以一定比例添加而不影響其生長性能及屠宰性能。
    2.3 豌豆在羊飼料中的應用豌豆在羊飼料中的應用研究相比豬及牛要少。Brook 等(1996)用大麥及豌豆對舍飼羔羊進行育肥試驗。結果發現,大麥及豌豆混合飼喂羔羊時,DMI、胴體增重及屠宰率均高于大麥單獨飼喂組,而DMI/胴體增重則顯著低于大麥組, 表明豌豆是一種較好的羔羊育肥飼料。Loe 等(2004)以45%的豌豆取代育肥羔羊日糧中的玉米, 結果對羔羊生長及胴體特征等各項指標均無影響。近些年來,研究者也對豌豆與羊的屠宰性能及肉質等的相關關系做了研究。結果發現,無論用豌豆完全取代豆粕或部分添加時,對育肥羔羊的生長及屠宰性能、胴體肥度、肌肉pH、肉色參數及烹飪損失均無影響(Bonanno 等,2012;Lanza 等,2003)。Scerra 等(2011)對飼喂豌豆的育肥羔羊肌肉中必需脂肪酸的變化進行了研究,結果發現,羔羊育肥料中添加豌豆會使肌肉內亞麻酸C18∶3n-3 及n-3 PUFA(多不飽和脂肪酸)含量升高。盡管其含量仍低于草原放牧羊肌肉中的含量,但對舍飼育肥的羔羊來說,豌豆仍是一種較好的蛋白飼料原料。
    2.4 豌豆在家禽飼料中的應用由于家禽的消化道較短, 食物在消化道內的流通速度較快,因此,對家禽來說,豌豆的能量與大麥相似。而且,蛋氨酸是家禽的第一限制性氨基酸,因此,當在家禽飼料中應用豌豆時, 也必須添加其他含蛋氨酸較高的飼料原料或提純蛋氨酸。研究證實,只要考慮到特定禽類的營養需要, 豌豆可以作為多種禽類的能量及蛋白來源。但由于豌豆中抗營養因子的存在,會影響適口性及營養物質的消化率,因此,只有限量添加才能達到既不影響家禽生長性能,又可降低生產成本。
    王潤蓮和南玉琴(2000)研究發現,生長蛋雞日糧中用豌豆及亞麻餅替代魚粉及豆餅時, 其用量分別低于28%及12%時可以取得較好的飼養效果,但高于此用量則會出現采食量偏低、生長緩慢、羽毛蓬亂等現象,估計是由于豌豆及亞麻餅中抗營養因子的共同作用引起。石永峰和張毅銘(2003)、Perez-Maldonado 等(1999)研究發現,產蛋雞日糧中豌豆的最高添加量為25%。
    呂明斌和喬玉峰(2007)、Farrell 等(1999)試驗發現,肉雞飼養后期日糧中添加30%的豌豆對其生產性能(成活率、末重和肥育指數)和全凈膛率無顯著影響。在肉雞日糧中添加40%的微粒化去殼豌豆,其生長性能(屠宰體重、日增重及飼料轉化率等)、屠宰率、胸肌或腿肌率以及腹脂率與豆粕組相比無顯著變化。但豌豆的添加增加了肌肉的總膠原含量及持水力, 腿肌及胸肌中多不飽和脂肪酸n-6/n-3 比率顯著下降, 而且肉的飽和指數升高,但并未改變動脈粥樣硬化及血栓指數,表明豌豆對肉雞的肉質及其他性能具有有利影響(Laudadio 和Tufarelli,2010)。而Diaz 等(2006)發現, 用擠壓豌豆飼喂肉雞使其屠宰體重及飼料轉化率降低。上述試驗結果的差異可能是由于豌豆擠壓及微粒化處理對其中的抗營養因子作用效果不同而引起的。
    3· 結論
    豌豆是一種蛋白質及能量均較高的谷物類作物,可在各種畜禽飼料中添加應用,是一種較好的蛋白及能量飼料原料。但由于豌豆中各類營養物質的含量會隨品種、季節及種植地區的不同而有所差異, 而且豌豆中的抗營養因子含量也會隨豌豆加工工藝的不同而有所差異,因此,豌豆在不同品種及生長階段畜禽飼料中的可添加比例也會有較大差異。此外,豌豆在畜禽飼料中的添加比例還應在不影響動物生產性能的前提下根據各種原料的價格而定。
    參考文獻:略
文章來自:中國飼料添加劑網
下载天津11选5走势图